我:专业挖坑不填人士,灵魂汉化工,混沌恶多角关系虐杀抹布暗黑斗争爱好者。三次元修罗期无限消失ing
微博@雷文写手小郁闷 日常是发布精神加雷马人宣言,祝盐川家属飞翔和交流黑暗料理心得

立一个flag。如果星期日晚上我还没写完论文,就在这篇日志的评论里抽一个读者点梗。

当然也可以催我之前讲过的梗或者还没填平的坑……前提是这个坑没被我当成黑历史丢到回收站里w

当我萌公式光的时候我在萌什么

正常人会有愿望和欲望,被伤害的时候会难过,被恶意对待了会记仇,会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很重,把自己爱的人和事放在其他人前面。那么公式光战,或者说不带任何玩家私设的,剧情中的光之战士,是一个反常到极点的人。

他在艾欧泽亚遭受了超量的恶意。作为打倒蛮神,阻拦加雷马帝国,结束千年龙诗战争的英雄,光之战士在库尔扎斯支线任务里被蔑视,在乌尔达哈皇宫里被诬陷,在伊修加德庆功会前被下药,整个2.0系列剧情都被阿尔菲诺小朋友当成属下呼喝着跑腿,3.0里被艾默里克以朋友的名义借(huyou)去对战自己国家的大国防联军,3.4还不知情地当了一次引出暗战的诱饵。

光之战士的确有一些朋友和同伴,但就像lv.50黑骑任务...

【FF14】真实之外 8.1(盖乌斯X西德)

8.1

盖乌斯收回敲在他养子脑后的手,把昏倒的青年接在臂弯里。

王狼摘下面甲,阖上眼睛,让额头上的第三只“眼”直接感知空气中浮动的以太。一些渺小的,闪着荧蓝光辉的粒子在空气中浮动,逆着风和雨的方向,盘旋直上,向着高空凝聚过去。

盖乌斯知道以太凝聚的方向——米德移动来完成牵引任务用的浮岛。它的影子一直罩在他的来路上。

他抱着西德,让那青年靠在床头,再一次借着并不明亮的灯光打量对方的脸。西德的头发长长了,身材消瘦了不少,下颌的线条越发刚硬,冒出淡淡的胡茬。衣服则是米德手下的制服,沾了灰尘和油污,又被洒出来的酒染过,凌乱脏污得不像样子。

盖乌斯皱起眉,西德在他手下时,从没搞得这么不像样过。...

【FF14】真实之外 7.2(盖乌斯X西德)

我竟然更新了……

这篇就差最多七千字了,我写完再更LSTF嘛。

7.2

萨加城堡内唯一着装甲的人是达努斯。达努斯知道了,达努斯要来杀他了。在酒精麻痹下,全帝国最敏锐的大脑也只能得出这样荒谬的结论。

西德一发力,拧开瓶新酒,往嘴里狠狠灌进一大口。来吧,他的血和行省人的没什么差别,同样可以从颈动脉里喷在墙上。

三声敲门,枪械上膛的声音随之响起。金属在高温下熔化变形,黑甲的盖乌斯·巴埃萨从豁口里迈进去。

西德听见自己的心跳声。他晃了晃身子,酒瓶脱手,咣当一声碎了满地,屋子里酒气扑鼻。

“站起来。”盖乌斯说。

“盖乌斯大人……”西德昏昏沉沉地抬起头看他的监护人...

刷到了3.56剧透。

仰天大笑,说【】毫无flag肯定能活到4.0结束的诸君脸疼不疼,至少我的脸是疼的……

你早就永远失去了你的【】,大家都知道,但是他们不说。

SE还有谁不能杀。

【FF14黑童话】睡美人

点梗:“泽菲兰、希德勒格、娜娜莫之间的修罗场”

含劳班娜娜莫,希德勒格莉艾勒。混乱邪恶不吃药,角色死亡警告,慎入(。

很久很久以前,在遥远的沙漠里,一座有一百个塔楼的城堡里,一千个卫士保卫着一位美丽的公主,公主的名字叫娜娜莫·乌尔·娜莫。她的头发像她的名字一样长,又像金子一样闪耀,眼睛比宝石更澄澈,又像新叶一样翠绿。

巫师嫉妒她的美貌,诅咒她陷入沉睡,只有真爱的吻可以唤醒她。她最忠心、最英勇的大臣劳班,决定向各国散播消息,寻找最强大的勇士来唤醒公主。

王子和骑士和侠客,都骑上马,从全世界各地赶往沙漠城堡。他们在沙漠城堡的门口搏杀,鲜血把沙子染成红...

【HP】和洛夫古德小姐同游的错误姿势(赫卢)

非常彻头彻尾的原作向(原作=HP1-7小说)

不保证填坑(。

第一章还没写完。

上次更新


在这些蓝色的光点里,我转头去看洛夫古德,她的瞳仁里泛着无机物的光,像水晶球,像露珠,像破晓前露出亮色的星空。她的嘴角上翘着,唇在微光里是幽冷的深色。于是我吻她,她在诧异中一愣,随即很快加深亲吻的动作,潮湿温热的舌头舔舐着我的口腔,我轻轻咬她一下,换来她在腰上略带调戏意味的一掐。

 

萤火虫落在她头发上的样子让我想起永无乡的小仙女,我则是和海盗、鳄鱼作着永不停息的追逐的孩子。我没打算告诉她我的妄想,一半是因为接吻时走神实在太不应该,另一半则是因为麻瓜孩子的睡前故事很难引...

【HP】与洛夫古德小姐同游的错误姿势(赫卢)

继续发旧坑除草……嗯,是“旧坑”(

第一人称警告,战后若干年原作向

1.

卢娜·洛夫古德的脚踝纤细而消瘦,皮肤苍白得有些剔透的意味。她踏一只脚在羊毛地毯上,脚趾陷在毛绒里,脚踝还悬在表面。恍惚间,我有种错觉,她踮一下脚尖,就能飞起来了。

随着这点动作,被子从她身上滑落下来,她伸手去抓落在地上的睡袍。炉火烧得很旺,但屋里还有点冷,这是南半球的六月份,而窗外正下着雪。

“我以为你不用魔杖就能让它飘过来,在新大陆呆了几年,总该学到点东西。”我随口说一句。

“不学点什么就觉得人生虚度的是你,不是我。”她打了个很长的哈欠,背对着我,起身系睡袍的带子。睡袍大概是丝绸质地的,轻而纤...

【HP】西弗勒斯·斯内普的快乐圣诞节

无CP,原作世界观致郁向。

发旧文除草。


十二岁的西弗勒斯·斯内普先生,向来有一点不同于蜘蛛尾巷诸位住客的精气神。一样的黄兮兮领子油光光头发灰涂涂内衣,走在大街上让人敬都敬不起来,只能忙不迭地躲远,他却总是挺着腰板,摆一副阴沉脸色,像是故意打扮成这幅德行,好让各位社会渣滓离得远些一样。

当然,在他眼里,各位西装革履,气度不凡的先生们,包括拿着智能手机或者高配电脑看这篇小说的诸位,的确都是不配和他讲话的渣滓。或者,按照他的说法,麻瓜。

西弗勒斯·斯内普先生,可是个巫师呢。尽管才十二岁,煮的魔药远比不上医院的化学制剂,他也是个真正的巫师。仅凭这一...

【精灵宝钻】从第一个到最后一个(Celebrimbor中心)

摸一条鱼,私设遍地粉不如黑。

摊牌POV,一个在堕落中寻找自我的故事。

你们猜摊牌说的有几句是真话x


1. 

我杀了一个精灵。

他是个海港的帖勒瑞,他的头颅坠落在地上时,沙子溅到没有闭上的眼睛里。

他的五官不如诺多立体,线条也更清秀些,黑暗中我看不清他头发的颜色,只知道那大概是深色的卷发。

我用剑杀死他。第一剑劈断他的木桨,第二剑斩断他的手臂。他踉跄着逃开两步,跪倒在地上,抓起一旁的石头,朝我砸过来。

他丢石头的动作正像帖勒瑞精灵组织的反抗一样,无力得甚至可笑。石头落在离我一步远的地方,我举起剑,砍下那个精灵的头,他的血溅在我的手上和护甲...

1 / 10

© 小郁闷 | Powered by LOFTER